品牌咨询热线 /024 +310 63863
首 页 HOME 案 例 CASE 观 点 VIEW 关 于 ABOUT 服 务 SERVICE 联 系 CONTACT 加 入 JOIN
黑川雅之:属于东方的时代[2013-8-21]返回





像是误入了一堂地理课。日本著名设计师黑川雅之正在解说着印欧板块的运动如何将喜马拉雅山脉推成了世界第一高峰。大幅世界地图被投射在幕布上。跟着黑川的叙述,我将注意力从经历数次地壳变动前的模拟地貌,逐渐转移到现今地球的真实面目上。这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山峰,是高级登山运动者的目标,是周边地区人民心中的圣所,也是民族迁徙、文化传播时一道难以跨越的巨墙。


旧约圣经中提到,大洪水之后,诺亚的后裔在大地上繁衍,但日渐繁荣昌盛的人们变得自大,不愿相信上帝的约定了。于是决定要建筑一座城、一座塔作为人类的象征,让人们得以聚集,免于四散,更彰显自己的能力超凡。这座塔建筑得很快,眼看着就要高耸通天,直通上帝的居所。当然,过度膨胀的自大得到了无可挽回的后果。


“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语言不通的人们无法再协力合作,高塔的工程也就半途而废。自此,人类四散各地,出现了纷扰、争吵和战争。
各地语言为何不同?这个圣经故事提出了一个看法,而科学界仍在寻找最终的结论,甚至有些研究将方向带往基因异变的猜测。宗教故事或许只是故事,就像人类远古流传的许多传说一样,其中会有变形、有象征、有示意。将其变形后来看,整理之后的推测说不定是这样的:我们的祖先从起源地出发时,还说着同样的话,可那时的话没有现在这么复杂的语法字词,仅是作为简单交流。随着迁徙分布,遭遇了不同环境变化,进而影响了语言的形成和架构。文化的流变也如同语言一般,在人与自然交互的影响下生成。


交通方式如此便利的现代,已经无法想象人类史上那些重大的文化交流必须经过多少磨砺,牵连起汉藏文化的文成公主一行人体验了中原地区不曾出现的高原反应,围绕耶路撒冷而发起的十字军东征跨越洲际、气候、地形。更不用说当年的人类如何仅仅依靠双腿走出东非大裂谷,绕过吉力马札罗火山,用每一个步伐丈量生存与死亡的距离,尽其所能地让部族的基因和生活形态散布到远方。


原本由天然屏障分隔的世界版块,在黑川雅之的分类方式下,各个文化圈在地图上显现。日本、中国和其他周边国家明显地被划分在一神教文化圈的范围之外,也许这也说明了东亚文化对于他者的宽阔包容力,和行为思想上的独特性。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国家的生活中,宗教规范的束缚力较强,例如一件事不可做的前提在于:神的教诲中明令禁止,这是违反经典的。认为全知全能的神能够探知人的一举一动。而在中国或日本,人们对于行为的评判标准,多半是:顾忌社会和他人的看法,有违道德禁忌。虽然有句老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但是这里的“天”没有特定的借代对象,反而更近似人心中为自己画下的一把尺。


《中庸》:“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独自一人时,没有神、没有他人,只有一个“我”,作为全凭心去决定。
不因为没有一个权威作为依归就无所畏惧,亚洲大陆和环太平洋岛屿多地震的特质使东方人产生了源于危机感的万物有灵观,人们相信自然的力量,对世界抱持着更谦卑的敬畏心。人类信仰的进程从多神教、一神教到现在的科学教,科技的进步毋庸置疑,但是人与人、与世界的相处却出现了巨大的问题。黑川提出“逆着现代文明道路行走”的观点,现代化带来方便和危机,要以东方传统智慧去化解,他为大家讲解的理念,与他曾经在著作中说,“原来在我们的过去,早就蕴藏着未来之美”相互呼应。


谈回到本次开展的主题“Asia Age”,黑川认为,这种没有条框规范下的无常,就是东方特有的“秩序”——混沌,也是属于东方特有的美之根源。接下来设计的趋势方向,将要走向混沌,因为透过原始趋于混沌的存在,人们在大环境中的焦虑感才有了流动的方向,进而得以减少。无明中生出不安,当不安情绪出现了,“混沌”这个时刻保持着动态的平衡就发挥作用,希望走向出口的心、希望抒发的心,在原本的无明中产生情绪,进而有了交流、有了表达的欲望。这就是设计的源头,将“空”转换为“无”的概念之后,就成了能容物的“有物之间”,将其填满的冲动则是产生设计的动力。他说:“情绪产生欲力,欲力则成为了动力。”


如何归纳出混沌中的秩序呢?他说,这个问题也得往自然中探究。黑川喜欢将中式家具、浮世绘、印度毯子、蒙古雕塑等各式风格放在一间屋子里,他觉得这种混搭是根据人的真心喜好去摆放,就像东方思考由“心”出发,而非硬性的划分或规则,所以在这个混沌中他感到和谐与舒适。例如天地万物的生长,没有经过什么权威的精细分类,但是其存在的方式令人觉得愉悦,就是因为整体彼此互补,物质的原子和非物质的情绪都在其中和谐地流动。


讨论了属于东方的文化特性之后,他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解释文化是如何融进设计中。不管在中国或是日本,“母亲”给人的印象是慈爱包容,而“父亲”多半代表着坚实可靠。他将这些印象放进了扶手椅的设计概念中,正面就像是母亲的怀抱,坐在椅子里能感觉到舒适放松;而从另一面来看,椅背则体现出父亲的背影,虽然看似不好亲近,却为椅子带来坚固敦厚的形象。“并非为了一个风格目标去设计,而是是为了想要设计而设计。”将文化、记忆和感受放进设计里,自然能产生融合度高的作品。


谈话中,黑川也会将“设计”一件物品讲述为“建筑”一件物品,仔细追问之下,原来这也代表着他对于如何观看物件的思想。“建筑和设计,只是词语上的不同,而这种不同并不会改变行为上的本质。建筑房子、设计被子、制作衣服,在谈论的是同一件事。为什么不能说是建筑衣服,建筑杯子呢?这些都是在创作一项事物的过程。”他拿起水杯问,“我们现在站在外面看它,如果把自己想象成处在杯子的内部往外看呢?”是啊,如果站在杯子里,这个杯子也能被看做一栋容身之所了。


黑川的说法让我想起竹林七贤里的刘伶大醉后曾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不拘泥于既定词语的束缚,转换着视角和相对关系,将自己置身于混沌之中。


“现代文明行走的速度越快,走向终点的时间就越快。”这是黑川雅之所下的结论。他更乐于将时间看成由无数密集的点组成,不去珍惜每一点的结果就是时间流逝了而不自知,就像新陈代谢一般,构成一切的原子在进入人体后,慢慢老化然后被排除。从人的方面看原子在体内流动的同时淤积沉淀,创造出一个动态平衡的状态。将文化不经沉淀思考就抛弃,终有一天会被消耗殆尽而走向消亡。
images/index_24_01.gif images/index_25_01.gif images/index_26_01.gif images/index_27_01.gif
SUBSCRIBE & 留言
 Copyright 沈阳亿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 沈阳亿度品牌设计 | 备案号:辽ICP备 11012344号-1